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王老吉的营销策略 >> 正文

生命最后30天,英雄们生死大逃杀(一)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生命最后30天,英雄们生死大逃杀(一)

当盖伦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他倒在了一个不知名的密林之中。
阳光照在他的胸甲上,散发出不一样的金属光泽。
他摸摸犯晕的头,昨天晚上在德玛西亚的议会大厅里庆祝着一次胜利的告捷,他与每个人碰杯,不知是灌到第几杯了,当他迷迷糊糊醉倒之后,第一眼醒来看到的,就是这个该死的地方。
“这是什么地方?我在哪。”盖伦站了起来,环顾了下四周。
“这里有人吗?”他朝着密林大声喊道,听到的却只是一群被惊的飞走的鸟鸣声。
对于遇到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盖伦并没有表现的慌张,而是出奇的冷静。他在断定这是不是洛克萨斯的一个阴谋,或者是某个奇怪的人的玩笑,还是其他的什么。
值得让他感到幸运的是,他的大剑居然躺在了远处的草地上,盖伦连忙跑了过去拿起了大剑。
在陌生的地方,甚至不知道是否有危险,能够让自己感到一丝安全的,就只有握在手里的兵器了。

盖伦准备离开这个密林,到外面有人烟的地方,只要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就能够找到会德玛西亚的路。
“亲爱的勇士,你准备离开吗。”
天空响起一个死板的声音,就像是机械的混杂出来的。
盖伦没有说话,只是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他意外的看到,这个天空,似乎和以前见过的不一样,太阳没有一丝生气。
“不,应该是你们,勇士们,这是一个考验你们的世界,也是我创造的世界,它是我的心血,也是我最珍贵的东西,它叫做,死亡之岛。”
“你们在奇怪为什么自己会不明不白的来到这里吧,就让我来为你们解开疑惑,这是一次游戏,非常有趣的游戏。”
“30天,你们一共有30天的时间,为什么这么说呢,那么就请看看你的手上,是否有一个红色的护腕呢。”
盖伦抬起手,手上真的有一个奇怪的护腕,护腕上刻着一个面目可憎的人面,似笑非笑的看着盖伦。盖伦尝试着拿下它,却发现是牢牢的吸住了他的手,怎么也挣不开。
“不要想着如何去拿下这个东西,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们,一旦在30天内,你们取下了这个护腕的人,就会立即死亡,如果不相信,可以去尝试一下。”那声音冷冷道。
“不过,我给你们留了一条活路,只要你们在30天里活下去,就能够安全的离开这个荒岛!不过,有一个小小的条件,就是只有五个名额…也就是说,30天内只有5个人能够活下去,其他人必须全部死亡并且将护腕摧毁,如果第30天还有许多人活下来的话,那么对不起了,游戏结束,你们都将死在这里。”
“岛上有许多的陷阱和怪物,和它们好好作伴吧,最后祝你们游戏愉快,哈哈哈…”
那混杂刺耳的声音终于消失不见,但是,盖伦还是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走出来。
“死亡之岛?在瓦洛兰大陆上,还存在着这个岛屿吗。”
“死亡之岛?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个地方。”
寒冰射手艾希回头向泰达米尔看去,也就是她的丈夫,瓦洛兰大陆以北之地的崛起之秀,蛮族的首领。
“只能活五人,艾希,你相信吗,这种无稽之谈。”蛮王看着手上的护腕,护腕上的人脸让他感到厌恶至极。
“没有什么事物是绝对的,能从弗雷尔卓德大陆将我们两人转移到这里,真是强大的魔法,有如此可怖的能力为依据,我倒是开始相信这个事实。”艾希冷静道。
“这种被束缚的感觉让我感到无比愤怒,我倒是希望那个人能够出来和我光明正大的决斗,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蛮王的话语非常平静,丝毫看不出如何愤怒之感。因为他在把怒火拣藏起来,他不能被自己的怒火蒙蔽双眼,经历了无数次血腥战斗的蛮王,那颗火热而坚强的内心是由敌人的尸体堆积起来的。
艾希轻轻的叹了口气。
蛮王知道自己妻子的心思,他走了过去,把艾希紧紧抱住。
“你害怕吗,我的爱人。”
“不,我珍惜生命,但是我并不畏惧死亡。”艾希把头靠在她丈夫的胸膛上。“我希望你能够活下来。”
“会的,我们都会离开这里,回到弗雷尔卓德去。”
他闻到了,那个令他感到无比愤怒,甚至恨不得生吞活剥下去的那个气味的主人。这个气味让他的浑身都充满了力量,雷恩加尔知道,这是仇恨和他的本能给予他的。
那只恶心的虫子也来到这个岛上了。
“这里将是一个墓地,属于你和我。”他呲着牙将脖子上的虎齿项链中的一颗虎牙拔下,钉在了一颗树上,随后便蹿出了草丛快速离去。
一个湖畔边,几个小人凑在一起,像是在开一个会议一般。
“嘿,看呐,我们穿越了!一个将会震惊约德尔人世界的..哦不,是全世界的惊人发现,这个神秘的岛屿!” 大发明家黑默丁格兴奋的说道。
“还在为你的科学而痴狂,还没有意识到我们的处境吗,亲爱的大发明家先生。”麦林炮手崔丝塔娜说着,看了看身边的提莫队长。
“提莫,你想到什么办法离开这里?”崔丝塔娜感到很奇怪,甚至于还怀疑自己是福州规模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不是在睡梦中,当她在约德尔城巡逻完毕回到家里休息时,就觉得头一阵晕眩,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想不到。”提莫摘下帽子,抖了抖自己毛茸茸的小耳朵。
“如果真的像刚才那个声音所说的话,那我们是不可能离开这里的,那个人既然能够无声无息的把我们都带到这里来,就证明了那个人可怕之处了。”提莫看着手上的特大号手腕,泄气道:“至少也要考虑一下个人情况吧,带着真是麻烦死了,大发明家先生,有办法把这个东西缩小吗?”
孕妇吃拉莫三嗪片"d_post_content j_d_post_content">“额,好像…嗯。”大发明家拿着放大镜研究着他手上的护腕。“如果在我的研究所里的话,应该可以研究出这个护腕里的物质和能量基础,光是用肉眼我只能看出一点端倪来。”
“是吗!是什么端倪,快说快说。”麦林炮手急道。
“端倪就是护腕上面有一个类似是聚集能量物质的收发器,以我的推断,是用来遥控这个护腕的。”
坐在一旁的蓝博无语的看着三个小矮人在那边窃窃私语,他从石头上跳了下来。走到他属于他的那架战争机器上,慢慢的用布擦拭着机器的冰冷的机身起来。
没人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来到这个岛上,蓝博也不清楚。
当他还沉浸在火的淬炼中,那完美的科技发明,他就发现,那令人心醉的导弹消失了,桌子上的图纸文件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该死的遭遇。”他骂道,看着手上这个大号的护腕,内心的一股无名火就不停的烧灼着他。
蓝博讨厌被束缚,非常讨厌。
穿过无尽的密林的另一边。
“刚才那个人的话,值得怀疑。”暮光之眼靠在一棵树下,他的太刀在地上来回磨蹭,画出了一个均衡教派的符文。
“只有五人能够活下来,那一共有多少人在这个岛里,我们都不清楚。”暗影之拳阿卡丽双手抱胸,两把锋利的钩镰在风中漂荡。
狂暴之心凯南从树上蹿下,说道:“这里的大树遮盖的过于严密,我根本看不到远处的东西,走一步看一步好了,阿卡丽,你先去附近,如果有危险的话…”
“没事,我可以离开,我有这个自信。”她蒙上了面容,风一样消失在了凯南的面前。
凯南还想再说,却发现面前的人已经消失不见,小声道:“她总是这样,急急忙忙。”
“让她去吧,在瓦洛兰大陆上,能让她感到窘迫的人,除了她的母亲,似乎也没有人能够胜任了。”
凯南撇撇嘴角:“这倒是实话。”

阿卡丽穿梭在树林之间,她屏住了呼吸,把自己的脚步声压得很低。她在树和树之间跑跳着,这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她跳到了一颗榕树上,向下看去。
阿木木觉得今天是他最倒霉的一天了。
在早上被自己的绷带绊倒,他要去德玛西亚的历史博物馆里值班,却发现自己迷了路,接着无缘无故被马车撞了一下而且还被车主嘲笑是个子太矮没看到他,阿木木伤心欲绝的回到家中时,打开门进入后却奇怪的来到了这个地方,还被告知只有30天的生命。
“倒霉透了。”他颓然的坐在树下,周围一圈的花草在他的影响下开始枯萎。

打败其他人,然后回到德玛西亚的家中,简直就是是天方夜谭的事。
“我除了会哭,我还会干什么呢,我只是个被人遗弃的残次品…”阿木木开始默默流泪。
阿卡丽觉得胸口一阵气闷,她尽量的离阿木木远点,因为她看见,阿木木哭泣的地方都变成了荒地。
杀?还是不杀,阿卡丽有信心从背后一下子结果这个可怜的小木乃伊,但是,她没有理由,为了均衡,她可以杀人,甚至不择手段,暗影之拳天生就是要活在杀戮之中的,但是,看到这个木乃伊,她有点犹豫起来,过了一会,她轻轻哼了一声,收起了刀镰,跳出榕树离开了。

在树的另一边,一个身披斗篷的男人无声无息的看着远去的阿卡丽,揭下自己脸上的黑色面罩。
这个人的名字,叫做泰隆,在诺克萨斯的刺客行会里,他拥有一个恐怖的名字,刀锋之影。
割开的喉间,不会溢出一滴鲜血,这就是刀锋的可怕之处,能够看见他在角落里那一抹银色的刀光的人,就会出现在刺客行会要悬赏的死亡名单上。
刀身的出鞘,必是一个灵魂的结束。
他并不知道这个岛,也在疑惑那个声音所说的游戏规则,不过,有一点要提的是,他来这个岛的原因。
身为一个家臣,要履行的义务。
“静观其变,等找到卡特琳娜小姐…”泰隆看了看下面哭泣的阿木木,正想起身离开。
一把风刃悄声无息的伸了出来,架在了泰隆的脖子上。
“你会死吗。”
他身后,站着的,正是已经离去的阿卡丽!
泰隆冷笑:“刀是你的,该选择的,并不是我。”
阿卡丽把刀刃贴的更紧,眼里闪出一丝杀意。
“或许你可以说一些话,而这些话,能够让我做出选择。”
“想知道什么?”
“这里的一切。”
泰隆的眼神很平静,仿佛他脖子上的这把刀是威胁不了他的生命。
“一切?你真是看得起我,难道,你认为我就是把你们带到这个岛上的人?”泰隆的眼角向上移去,那悬空着的数把飞刃,如同下垂的冰柱,环绕在阿卡丽的头顶,而阿卡丽,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个巨大的威胁。
“快点,快点。”披甲龙龟朝身后的熔岩巨兽和牛头酋长说道。
“我已经是全速前进了,别催我。”熔岩巨兽墨菲特的脚步都震的地面抖动不停。
“必须要找到其他认识的人,我可不想被那个奇怪的声音左右。”龙龟气呼呼的敲了一下手上的护腕。
“我的手已经小的可怜,再装上这个东西,我连吃东西都是问题。”
“如果让我找到那个把我带到这里来的人,我一定会碾碎他。”牛头酋长扳了下拳头,他庞大的身躯把身边的小树挤到了一边。
“我也是,我要狠狠的敲碎他,让他连渣都治疗癫痫持续状态的首选药物是什么不剩。”熔岩气愤道:“玩弄别人的生命,他有什么权利这么做。”
“你,龙龟,还有我,在各地都被传送到这里,那么,不排斥瓦洛兰大陆的所有知名之人,我相信具有实力的也会有人被传送到此。”
话说间,一只长着两颗头的巨大蜥蜴从草丛里慢悠悠的爬了出来,眼神冰冷的看着龙龟三人。
“练练手?”牛头淡淡的说道。
“你们上吧,我没兴趣。”龙龟转头看了看身后的两个大家伙。牛头拍拍熔岩巨兽的肩膀:“都给你了。”
这时,从其他草丛里也钻出这些蜥蜴来,一共有六七只的样子。
“死吧!”熔岩大喊一声,向蜥蜴群冲了过去,蜥蜴们猛地吐出绿色的粘液在熔岩的身上,粘液似乎有着非常强力的腐蚀性,熔岩用力敲击地面,把蜥蜴震的散了开去,他身上被腐蚀掉的石头又开始慢慢的恢复成原样。
“大地震颠!!”地面被熔岩巨兽敲出了一道道裂缝,蜥蜴们变得畏惧,开始逃窜,却掉入裂开的石缝里去。
“不堪一击。”熔岩巨兽不屑的哼了声,和牛头龙龟向密林深处走去。
当脚步声伴随着地震慢慢的离去。
几只被踩扁的双头蜥蜴的尸体居然发生了变化!
那尸体慢慢的腐烂,最后竟只剩下了累累白骨!
一个黑色衣袍的法师从一个草丛里出来,他的手指轻轻一点,那些蜥蜴的尸骨里飘出了蓝色的灵魂,然后,慢慢的被法师吸收殆尽。
“没有味道...没有感觉,这些灵魂...”这个法师发出一声叹息,他的手是阴森的白骨,脸被黑色的袍子盖住。

他是孤独的。
他是一名巫妖,他叫做,死亡歌颂者——卡尔萨斯。
在瓦洛兰大陆无数的符文战争中,英雄们使用、摧毁无数[的物理魔法,这些魔法让大陆很多地方伤痕累累。许多远离文明的地方已变成危险之地。
嚎叫湿地便是其中之一,卡尔萨斯自称是这里的领主。
人们认为,卡尔萨斯是个一生中都在恶臭湿地寻找财富的愚蠢魔术师,而且他被弥漫着湿地的暗黑魔法永远地改造了。
天不随人愿,这名巫妖并没有能够实现他孤独的愿望。
他被传送了,被一个奇怪但又无比强大的魔法传送了。
离开了嚎叫湿地,哪里都是危险的。
“死?死是什么滋味啊...我歌颂死亡,却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卡尔萨斯拿起那蜥蜴的头骨,轻轻,碾碎。

阿木木抬头,他奇怪的看着树上的男女,因为一阵树上吵闹,让他不得不抬起了头。
“你。。你们?是干什么的?”阿木木小心的问道,因为他看见了那穿着绿色忍袍的女人身后那明晃晃的悬浮着的刀。
然后,他说出了他一生中最后悔的话,或者,是影响他一生的话。
“危险!小姐!你的身后!”
“该死。”泰隆的眼里杀意顿起,他不能忍受一个旁观者的告密,他挣开阿卡丽那手上的风刃,刹那间便隐入了丛林之中。
“暗影突袭!”
听到不知从哪个阴暗角落里发出的洛阳在哪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声音,阿卡丽暗叫不好。就在阿木木喊出危险的那一瞬间,她就已经知道她所威胁的这个男人,绝不会心甘情愿让她如意的。

“暮光防护!”随着她的一声娇喝,这树上便顿时变成了烟雾的世界。阿卡丽闪身躲到了一边,一把锋利的刀刃刺在了她的身旁。
她的脸上被划了一道细细的口子。
“被看穿了?”她注意着四周的环境,阿卡丽知道,刚才的刀刃只是一个警告,或是一个开始。
暮光防护的能力阿卡丽比谁都清楚,能够看穿她行踪的人,在瓦洛兰大陆上真的是屈指可数。
是刺客。
和她一样,是一个刺客。
只有刺客,才能看穿刺客。
“真不简单。”阿卡丽握紧了手里的刀链,平静的心竟也有了一丝波澜。
“小姐..小姐!”烟雾过去,阿木木向着躲在树后的阿卡丽跑去。
一个飞镖钉在了阿木木那刚要迈下的地上。
”不准过来!”
阿卡丽冷冷道。
风开始飘动,空气中回荡着铁器震荡的声音、
这是第二刀的节奏吗。
“要来了。”
泰隆的声音平静却让人不寒而立,他居然发出了提醒。
如同闪电般,一把飞刀刺破了空气,划破了落下的树叶。
“半月斩!”阿卡丽反攻为守,她看准了那刀刃的中心,用力甩出刀镰回击、
只听天空中火星四溅,阿卡丽虎口一紧,手里的刀镰脱落在地。
而那刀刃,则一分为二,碎裂在一颗盘龙而上的巨树上。
看着处于下风的阿卡丽,阿木木不禁开始担心起来。
为什么自己要担心呢!自己完全可以离开。
可是,自己的目光却无法再那气喘吁吁的陌生女人身上移开。
是自己太傻了吗,她不会感激你的!
“小姐...”
“别烦我..”阿卡丽半跪在地,如果不是刚才的分神,她完全可以接下这第二次的刀刃攻击。
这个男人的实力已经超过阿卡丽的预想了。
“对不起..我我...”阿木木狠了狠心,向阿卡丽走去。
“第三次!”泰隆的声音愈发冰冷。那把刀刃如同梦魇般向阿木木飞去!
“危险!”
阿卡丽一咬牙,向阿木木扑去,阿木木被她撞个满怀,错愕的倒在地上。
滴答。
滴答。
像是有水滴落的声音。
阿木木拿出被阿卡丽压着的手,那白布缠绕的手上竟沾满了鲜血!
“我居然会救你...”阿卡丽倒在阿木木的身上。她的背上,锋利的刀刃深深的刺入了她的背脊。
“你..你不会有事的。”阿木木慌了,为什么这个女人会救他呢,这个女人...真是个大傻瓜!
“第四次!不会再那么幸运了!”
泰隆冷笑,那个冷血的女人居然会去救一个陌生的小矮人,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为什么啊,为什么要救我,我们明明不认识的。。。”阿木木开始哭泣,四周的花草渐渐枯萎。
“住嘴...是我自己的意思,你管不着。”阿卡丽起身,拔出那背后的刀刃,鲜血四溢。
“啊。。。”一阵剧痛让阿卡丽险些昏厥过去,她接下口罩,把一根木枝咬在口中、
第四把刀刃带着呼啸,向她和阿木木飞来。
阿卡丽投下烟雾弹,和阿木木遁入雾中,那刀刃隐入烟雾,迟迟不见结果。
“又是这招,笨女人,难道吃的苦还不够吗。”泰隆冷笑,刚才在阿卡丽身前挣扎之中,他早已偷偷将一个标记印在了阿卡丽的身上,而这第四把刀刃,就是取这女人性命最后的节奏!
烟雾散去。
泰隆的嘴角的笑竟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见。
那第四把刀刃。
居然被那没用的小木乃伊接在了手心!

阿木木不在哭泣,他的眼神坚定。那刀刃虽然被他接住,却因为刀锋过于尖锐,刺入了阿木木的手心。
没有痛楚,没有鲜血落下。半跪在阿木木身后的阿卡丽小小的吃了一惊。
“我是个怪物,不是吗。”阿木木淡淡的说道。
“不过...”他把刺在手上的刀刃拔了出来,扔到一旁,只见那被拔出的刀刃,竟被腐蚀掉了一半!
“就算是怪物,我也会生气!”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钻火得冰网 | 广州省妇幼保健院 | 结节性红斑图片 | 广西三日游 | 攀枝花贷款 | 搜狗页面 | 武汉电炉厂